新天地娱乐

债务危机升级:宝塔石化数百位债权人现场讨债

尊亿国际 2019-01-08 02:56 未知

上清所披露的一份宝塔石化集团2018年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以合并资产负债表计算,该集团负债合计高达340.56亿元,较期初余额增长26.5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259.35亿元。

第一批前往宝塔石化大厦的债权人曾两次在大楼前拉起横幅。

Wind资讯数据显示,10月下旬,因合同纠纷,张家港人民法院和海口中级人民法院曾先后轮候冻结宝塔集团持有宝塔实业的4.054亿股,均占其持有宝塔实业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53.05%,轮候冻结期限36个月。

该公司拥有职工1.5万人,位居中国企业500强第322位,民营企业500强第96位,中国化工企业500强23位。这家偏安于西北的石油巨头是宁夏第二大民营企业,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以525亿资产位列宁夏民企第二位。

今年7月以来,宝塔石化承兑汇票无法兑付的消息开始扩散,越来越多的债权人亲自前往宝塔石化总部讨债。

这意味着,在不到一年时间中,应付票据债务增长高达20亿元。“我们仔细算过,根据目前宝塔的债务,每年的利息数以亿计。”上述债权人说。

为了筹措资金,财务公司不断加大金融杠杆,扩张后遗症很快显现出来,承兑汇票刚兑逾期现象开始浮出水面。

宝塔石化真实的资金状况外人不得而知,但该公司的实际债务数额巨大。

「角马能源」独家获悉,截至11月21日,已有近300位宝塔票据债权人从全国各地蜂拥至宝塔石化总部,其中部分债权人已在当地呆了一月有余。

财务公司成立后,这家石油巨头的扩张之路更加疯狂。但同时,扩张所带来的巨额资金压力为它现今的危局埋下了隐患。

孙珩超曾说,财务公司成立后,将来调整产业方向,主业不只是炼油,同时进军清洁能源,重新调整配置新兴产业,5年规划实现金融对集团利润占到35%的目标。

为了牢牢掌控财务公司,他让儿子孙培华亲自执掌。他寄望于宝塔财务公司为宝塔石化实业与资本两翼齐飞插上翅膀。

同一天,王静波出现在债权人的面前,称公司一直在筹措资金,并承诺本周内启动兑付。

对已在宝塔石化大厦呆了一月有余的债权人而言,他们面临是去是留的内心煎熬。但在银川零下七度的黑夜里,更多的债权人将不得不继续苦等。

如今,宝塔石化承兑汇票刚兑逾期风波仍在发酵,越来越多债权人正赶往现场。

根据官网介绍,该公司金融控股产业集团的功能是采取IPO、收购、重大资产重组等方式,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打造多家上市公司,从而实现集团核心产业的资产证券化,以支持核心产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上述债权人称,最早前往宝塔石化要账的债权人还能兑付部分,但10月之后,宝塔石化似乎失去了兑付能力。

2016年4月8日成立以来,在大多数时间里,这里成为来自北上广的大机构和同业银行业务人员频繁光顾的地方。此后两年里,这家财务公司更是成为母公司疯狂扩张的资本助推器。

宝塔石化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孙珩超当年曾兴奋地宣告:“此次新成立的财务公司唤醒了‘梦中人’,在资本杠杆撬动下,宝塔石化将大有可为,过去被资金卡脖子的历史结束了。”

除了票据到期无法兑付,该公司股权亦被冻结。

宝塔石化因票据兑付逾期引发的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这家宁夏最大民营能源企业的债务黑洞面临全面爆发,一大批焦急等待票据承兑解付的债权人赶往宝塔银川总部,现场讨债。

在宝塔石化集团的负债表中,增长较快的一项是应付票据。数据显示,至9月底,宝塔石化集团这项数据高达164.10亿元,期初为145.66亿元。

目前,宝塔石化已形成原油一次加工能力1250万吨。其中,宁夏基地年一次加工能力为750万吨,二次加工能力280万吨;新疆基地一次加工能力500万吨。

最近一次发生在半个月前,一群穿着印有“宝塔银行承兑逾期未兑付”字样衣服的债权人,拉起写着“宝塔还我血汗钱”的横幅,身着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员试图将其摘除。

作者:严凯

漫漫讨债路

在宝塔石化发展壮大的历程中,金融杠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残酷的现实折断了宝塔石化资本的翅膀。宏观经济形势恶化,以及石油行业长期低迷让此前频繁开具票据的宝塔石化债务黑洞不断扩大。

11月16日,孙珩超、孙培华父子等人因涉嫌刑事犯罪被查。该消息疯传后,加剧了外界对宝塔石化债务状况的担忧。上述债权人称,最近几天,从全国各地赶来要债的债权人越来越多。

宝塔石化是中国唯一一家“五证齐全”的民营石化集团。

百亿债务难解

今年7月,宝塔石化被爆出票据兑付违约。该公司下属财务公司由于未能及时兑付票据而被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过关注公告。

两天前,宝塔石化集团执行总裁、宁夏区总裁王静波出现在现场受害人面前,承诺一定在本周内启动兑付。但他的话并没有打消债权人的疑虑,现场质疑声四起。

11月19日,王静波承认,公司账户已冻结,正在积极协调。面对不断前往宝塔石化大厦的债权人,这家民营石油巨头还能坚持多久?◆

这并非宝塔石化第一次票据兑付违约。早在2015年底,该公司通过华鑫信托的融资产品“华鑫4号”就曾发生过延期兑付现象。

但这份公告遭到宝塔石化票据债权人的集体不满。上述债权人说:“里面没有任何实质内容,什么时候兑付,怎么兑付,兑付方案是什么,只字未提。”

“五证”指的是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审批的原油进口配额及资质、原油进口使用资质、国际原油贸易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燃料油进口资质。在中国民营油企阵营中,宝塔石化拥有先发优势。

在王静波之前,宝塔石化宁夏区常务副总裁梁立曾在11月12日向这些债权人承诺,下周一(11月19日)开始启动兑付。但债权人等来的是另一位公司高管的又一个承诺。

宝塔石化非主营业务的新项目原则上是以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为投资主体,通过资产证券化实现资本增值。投资控股板块在内部被称为“宝塔自己的PE,宝塔实业的孵化器,宝塔资本的助推器”。

华鑫信托官网显示,华鑫4号于2013年8月6日成立,期限为24个月,共募集信托资金2亿元。该产品融资方为“宁夏宝塔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宁夏宝塔”),后者是宝塔石化独资的核心业务公司,专营石油炼化和石油化工。

他是三百位债权人中的一员,他手上握有价值上千万的宝塔电子汇票,其中一张的到期兑付日期是2018年6月5日。当这张电票兑付过期时,他没有想到,他将不得不前往两千多公里外的银川,走上漫漫讨债路。

多日讨债无果后,一位债权人于11月4日写下一篇日记。他在日记中写道,期盼宝塔能够很快好起来,希望宝塔石化能“让他眼前一亮,柳暗花明”。

四天前,宝塔石化发布《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关于票据兑付事项第一次公告》称:“将筹集兑付资金,依法制定兑付原则和可行的兑付方案,并适时公布。”

随后,宝塔石化下属财务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今年5月份以来,由于在工作上的失误,对风控兑付问题未进行严格统筹,造成持有宝塔票据的客户未能如期兑付”,并承诺于8月20日前完成兑付。

一位现场债权人称,在过去一个月中,宝塔石化屡次做出类似承诺,均没有兑现。

宝塔石化大厦位于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宁安大街88号,距离银川市政府不到一公里。这栋大厦的11层是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办公所在地。

11月21日下午,「角马能源」致电宝塔石化集团财务公司总经理王雪梅,其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该公司下属某部门负责人刘琳称:“我(所在部门)属于执行部门,对(兑付)情况并不了解。”

宝塔石化官方是在三天后才正式对外公告孙珩超、孙培华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

宝塔石化集团早在2012年就开始申报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当两年前正式成立时,它填补了宁夏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空白,是全国第225家成立的财务公司。

在最高法院被执行人信息平台上,宝塔石化新增一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是慈溪市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2000万元及利息,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

过去一个月,宝塔石化大厦11层成为这群来自全国各地票据债权人的聚集地。他们围堵在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牌子的1101室门口,久久不愿散去。

成立后,宝塔石化将所有资金都归集到财务公司账户上,集中调度,有效提高资金利用率。它的定位是,为母公司实业扩张不断输血。

孙衍超深知,石化是重资产行业,不用产融结合的方式将寸步难行。在宝塔石化七大业务板块中,除石化产业外,金融控股和投资控股是位列第二、第三的两大板块。



Powered by 新天地娱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