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地娱乐

资本争抢配送行业内控仍存问题,近八成骑手来自“小镇青年”

尊亿国际 2019-01-15 23:30 未知

文 | 华商报 黄涛  

财经评论人士严跃进分析,骑手团队和即时配送基础设施逐渐构成了数字经济商圈。从外卖骑手的工作路径中可以看出,不同城市活跃的数字经济地带,形成的基数资料和用户消费习惯,在保证客户隐私的情况下,这些消费习惯和消费热点形成的大数据将有一定的商机。未来,随着“跑腿”、“代买”等业务出现,配送服务将结合冷链物流等设备进一步提升,配送服务形式将会更多样化。

骑手近八成来自农村小镇青年 月入4000-6000元居多“懒人”需求和技术利好吸引资本涌入行业内控仍存问题

部分大学生利用假期做骑手,在大学生骑手占比前十省份中,有辽宁、河南、陕西、安徽、湖北等,陕西排名第九。目前,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从事骑手职业,95后占比已超过20%。

送餐需求和即时配送高速发展,吸引了各路资本进入,也带来工作机会。近日一份报告显示,城市配送岗位吸引了不少小镇青年,近八成“骑手小哥”来自农村,月收入集中在4000-8000元。

近日,机构发布的《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显示,“骑手小哥”成百万小镇青年立足大城市的第一份工作。77%的外卖骑手来自农村。

华商报记者采访发现,西安骑手以年轻男士或中年男士居多,有的专职有的兼职,交通工具大多为电动车。华商报记者在某搜索引擎输入“西安招聘骑手”以后看到,光最新招聘信息就有314条,有的是送餐,有的是送货、跑腿。其中一则招聘信息提到,入职可配车,月薪3000-6000元/月。薪资体系为底薪 提成,多劳多得。有意思的是,不少招聘信息写着“正常干四五千,努力干六七千,使劲干八九千,拼命干一万元以上。”

蒙慧欣分析,配送行业可以满足更多层面的物流配送需求,解决物流配送“最后3公里”难题。也受到不少资本青睐,大量资本涌入促进了该市场的快速扩张、创新,这也会促使配送范围、从业人员的多元化。但需要提醒的是,行业发展还需结合区域市场需求和实际,投资尽量理性化,不可盲目扩张。

总体看,一名骑手平均每天配送48单,奔波近150公里。四成骑手收入集中在4000-6000元,部分“跑单王”骑手月入过万元。虽然收入尚可,但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骑手觉得外界给予了他们应有的尊重,超过半数人期待得到更多理解和认同。

易观发布的一份互联网餐饮外卖行业数字化进程分析数据显示,以2018年第3季度为例,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达1275亿元,环比上涨24%。与同期相比增幅达119%。以校园学生市场、白领商务、家庭社区为主要市场。除了餐饮,骑手的配送服务逐渐向文件、商超、医药、鲜花等多样化品类延伸。

本地生活服务行业的蓬勃发展,让更多小镇青年有了奋斗的机会。越来越多人开始涌入到骑手这个新经济带火的新职业中。《报告》显示,占比77%的骑手来自农村,他们通过送外卖自食其力,在城市扎稳脚跟。47%骑手来自中部地区,18%来自西部地区。

“‘懒人’的需求和定位、智能化派单等技术,促成了生活服务类应用成为刚需之一。”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对华商报记者分析,社会节奏快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使得大家越来越依赖外卖来满足日常的餐饮需求,尤其是上班族和学生已经成为餐饮外卖的消费主力军,配送或将成为“最后3公里”的物流载体。

易观数据显示,餐饮外卖市场玩家竞争至今,部分厂商开始布局本地生活服务,不过,完整的生态能力,商户的数字化,配送物流网络的构建,以及各个生态业务线的融合等内控仍存在问题。

西安财经评论人士王建红表示,在线餐饮外卖的配送是基于外卖配送的智能调度和配送算法以就近原则分配给配送员,强调线路的合理快捷,配送时间准时,配送效率较高,而且积累了不少配送人员,这些模式有一定创新,但目前对人力依赖较大。



Powered by 新天地娱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